不是云笑本人

一个语言能力特别差的人

「邦信」待君来日光照忘川

好久没写邦信。
是个一直来的脑洞,想画条慢,但画技不精,还是写下来吧。
不甜不苦,文笔粗糙
——


那队身着白色长衣披散着头发的女子男子,各各手里都提着一盏灯,行过黄泉路,来到了忘川河边,便踏上了奈何桥。可步伐却从未听过,步步生莲,如同一条白蛇爬过生满红花的长道。

奈何桥栏上坐着一位男子,一样身着红衣,只是他背对桥东,面朝着行来的人们,像是在寻,又像是在等。

他一头长发红似血,与忘川河的河水一样;因桥上有浓浓大雾,看不清他的面容。众人与他擦肩而过,他也并没有什么动作。

“我不喝,我永远也不会喝的,我要等她!”

远处桥东传来了一声嘶吼,随后是瓷碗砸裂在地的声音。但随后,两位鬼差突然出现,将那人推下了忘川河,河下是各种嘶吼与哭诉。

“又一位永坠奈何无出路的。”

“韩信将军,你还是快想通吧。”

韩信身旁,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位身材矮小的女子,只见她一头鹤发,脸上却看不出一丝苍老。一手托碗,一手执杖。

正是那孟婆。

见韩信不理,孟婆面上倒也没什么表情。她道:“你是将军,在人世有一般作为,对你,我们自然会敬上几分。”

“但这规矩误不了,你等了几个时辰了吧,这汤若是不喝,是无法轮回的。” 话落将碗递到了那韩信面前,碗里的汤汁只到碗腰。

可他也只是看了眼孟婆,随后侧目扫了眼河面,终于开口道:“多谢,只是人世一年,也不过是这里一天,还望能再让信等几日……几日后,信不用劝,都会干了这汤。”

“几日是不成,这儿是没光的,分不清日月,只能让将军再等两队人。”

“足够,多谢。”

孟婆就这样消失在了浓雾中。

韩信垂下了眼,他望了个方向已经许久了,每当有一批人来,他眼中就会有些希望,但随后又像是被黑云遮住的烈日,不见光彩。

白衣再次漫上了奈何桥,韩信睁开了眼睛,看向那群人。

这是最后一队人了,错过,怕是再也遇不到了。

没有。

没有。

当最后一个人的白色衣摆从韩信身旁略过,一滴眼泪划过了韩信的脸颊。

韩信等着孟婆带着那碗汤来寻他,或是他现在往身后倒去,直接坠入忘川。

其实坠入忘川也没什么不好,每数十年都可以看到他从这经过。韩信这样想。

正当他起身时,突然从身后被拥住了。

他瞳孔猛然缩小。

“雏儿。”

……

又是一滴眼泪顺着脸颊滑下,韩信张着口,却半点话都说不出来。

“追到了。” 刘邦道

“嗯。”

这黄泉,本无半点光,但那一次,大雾消散了许多,隐隐看到一束光照耀下来。

——

然后一起轮回吧。

是王者荣耀的李白与梦间集的青莲剑!

不是cp向 可能亲情向(?)

“乖儿子,告诉爹爹你把酒藏哪了,我可以考虑找扁鹊把你变回去。”

“你才儿子,酒我都喝了,我待会儿找白扇帮我治。你敢告诉工部我一定揍死你。”

唱见paro嘉德罗斯

·常居at站音乐区排行榜第一的up主

·给人感觉很凶又没礼貌的九岁小孩

·但在粉丝眼里是炒鸡可爱的正太(据说大多为抖m)

·虽然总是喊人渣渣,但是实力宠粉

·据同区的安迷修说,他生日会上唱了首恋爱循环 一下涨了3000粉

哈哈哈哈哈哈哈梗应该是来自 一起去看流星雨 慕容云海那段哈哈哈哈

总共4p
应该是「猴露」吧

常事常事

「梦间集」都去跟圣火令学学怎么谈恋爱!

这次是梦间集x无剑
这绝对不是什么正常的乙女/男
文中的他,指男也可指女,随便带入。
全员崩坏——
喝假酒之作

1.

这天银缕拂尘带着无剑来到外边,说要谈一大事。

无剑答应了,但这天气实在太过寒冷,整个人冻得直打哆嗦。拂尘看无剑这副模样正要将外衣脱下来给其披上。

谁知无剑一把推开外套,脸通红地大声道:“没事!你尽管说……什么我都能接受!到时候一急就不冷了。”

银缕拂尘被无剑这副模样搞得不知所措,他皱了皱眉道:“那,你让绿竹棒那厮别在我院里啃叫花鸡。”

第二天,无剑黑着脸把绿竹棒的叫花鸡全都分给其他人吃了。

2.

淑女剑的梳妆盒比越女与合欢铃的要大许多。无剑拿着个盒子打量着,坐在旁边的淑女剑则是对着铜镜抹胭脂。

无剑看得入神,淑女剑见了则是噗嗤一笑道:“想尝尝我这胭脂的味道吗?”

无剑红着脸难为情地点了头,随后在期待的目光里,淑女剑将胭脂盒递在他唇边……

“……没想到你口味这么怪啊。”

次日,无剑告诉君子剑,妆化多了皮肤会烂。淑女剑的梳妆盒就这样消失了。

3.

无剑记得除夕时,屠龙刀问他想要什么。

无剑笑着回道:“什么都好啊,都是你的心意。花花草草这种就算了……圣火令之前给我从昆仑山带回了许多。”

屠龙刀点了点头。

过年那天,屠龙刀扛了棵树回来,满脸笑容地跟无剑讲,那是什么发财树。

4.

柳叶刀是个很温柔贴心的人,但无剑依然觉得他可能太温柔了,温柔傻了的那种。

就像无剑从茅厕出来不小心打了个嗝,柳叶刀上前拍了拍他的背,然后十分关切地问道

“是不是吃多了……?来我教你巴拉巴拉才能不打嗝。”

无剑转身看了眼茅厕,再看了眼依然关切他的柳叶刀,碍着那脸无剑下不去手。


5.

无剑一直觉得白虹那头发,剪短了肯定不好看。
白虹剑却觉得太长碍着打斗,总是想剪了。

然后有次吵架,白虹一怒之下重重拍了桌子,起身剑出鞘,只见黑白俩色的发丝纷纷掉落。

在无剑震惊不已的情况下,白虹剑冷哼了声走出屋。


6.

无剑一直想告诉真武,他喜欢他。于是无剑特地跟真武去远游,到了客栈后,会照顾人的真武要了俩间房。

无剑正要说费钱也没什么,真武却已经掏出了一袋银子给店家了。

到了晚上,无剑告诉真武,他那间房实在太冷,怕染上风寒。会照顾人的真武,马上与他互换了房,关门前告诉无剑:“阁下放心休息,在下不惧寒冷。”

后来无剑再也没主动找过真武。

7(前方高撩,非有cp者勿看。)

圣火令常常跟无剑同枕而眠,原因是他会打呼,别人受不住。这点无剑肯定是不信的。

而事实上,他真的会。

无剑有点崩溃地捂着耳,虽然那声音不大,但是圣火令在他背后,嘴就好像贴着他的耳朵,他能感到热气打在他后颈上。

实在忍不住的无剑刚想一拳打过去,却被拽住手腕拉入怀中。圣火令微迷着眼,那双异色眸子在微弱的月光下却是那么好看,无剑一时间沉浸在他的眼瞳里。

而圣火令只是前倾身子,在无剑额上亲了一下

“这么久你都没向我要晚安吻。睡吧,我的小花猫。”

拼出玉萧啦——
日常用画掉粉(x)
玉萧那么好看……一本正经地在剧情里想教我吹箫(?)

糖。
现paro/慎
无剑♂

1.

玉萧是位音乐教师,
如他的名字一样,他很喜欢笛萧类的乐器。

2.

无剑是他的一位学生,其实是无剑父亲出国前委托玉萧父亲让他们收下的。

3.

无剑觉得玉萧脾气很怪,但是声音很好听。
玉萧常常故意无视无剑,但是无剑还是喜欢他。

他,无剑,暗恋着玉萧。

4.

玉萧很少吃东西,他父亲黄老邪不在家时,无剑跟他只能一起饿着。

直到无剑低血糖快犯了的时候,玉萧才告诉他,其实家里有米,但他不会做。

于是就变成了无剑照顾玉萧。

5.

玉萧家后院有许多桃花树,有一棵挂着秋千。

玉萧常常坐在那秋千上吹奏着萧,无剑不敢打扰他,只好躲在桃花树后面看他。

6.

玉萧喜欢吃甜食这事无剑很惊讶,

于是第二天玉萧家多了许多草莓蛋糕。

但玉萧对草莓过敏,无剑再一次被玉萧关在了门外。

7.

某天玉萧的一位女学生向他表白了,大概是第一次恋爱的少女,低着头盯着衣服上的纽扣,又小声有结巴地吐出了句:“老师,我喜欢你!”

真是……你以为是日漫吗。

看在眼里的无剑有点不满,他拉着玉萧跑了。

8.

玉萧竟然没推开他,也没用萧敲他头。

硬是让无剑把他从走廊拉到了对面街的一家甜品店里。

9.

无剑刚喘完气,玉萧就准备走了。

他一急,又拉住了玉萧的手。把他带到座位上,又点了俩份抹茶慕斯。

“家里有吃的。” 玉萧只是当他饿了。

10.

无剑摇了摇头,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张乐谱递给玉萧。

玉萧接过乐谱只是瞄了一眼,就愣住了

“这……什么意思。”

“就是我写的情歌,给你的。”无剑用勺子挖了块慕斯递到玉萧嘴边

“玉萧?”

咀嚼着嘴里的慕斯“嗯?”

“我爱你。”


「你x梦间集」一人心

无剑all(男性设定)
这个无剑有点撩
含/孤剑/紫薇软剑/冰魄银针/归一剑/圣火令


1.

无剑并不会处理头发,他自己都是随意用发绳捆了几圈就松松垮垮地顺在一边。但此时他正小心翼翼地为孤剑梳发。孤剑的长发很顺直,一点缠结都没有,无剑轻轻握了几缕发丝在手中不解问道:“明明很柔顺了,为何不直接散着?””

“麻烦,还是扎起来吧。”他捧着茶缓缓道

无剑撇撇嘴,之前孤剑不也是一直散着长发舞剑,今日突然变了变,真是让人难以猜透。无剑伸过手挽着几束长发,发丝夹在指缝中,他低头在发末轻吻了下。铜镜里的孤剑合着眼,无剑自当他没看见,便继续帮他梳理。

殊不知刚刚他那个小动作时,孤剑睁了下眼。

2.

这天无剑来后山帮越女采花,却突然被一物砸中了脑袋。他抬头,看到紫薇软剑正坐在梧桐巨树上望着他。无剑见怪不怪地将掉在地上的果子扔了回去,紫薇软剑只是侧身躲开。无剑眼一眨想到了什么,嘴边带了一抹不明的笑。

“下来吧,我有几句话你一定想听。”无剑道

“我又为何信你?”紫薇软剑道,却还是从树上跳下。无剑上前在紫薇软剑耳旁说了几句话,紫薇软剑脸上竟露出难色,一时间没了动作。

无剑朗声笑道:“那只是上句,下句还请自己参透。”随后将一束花递过去,转身走了,留着紫薇软剑一人在后山。

紫薇软剑低头盯着那束花,念叨着:“只愿君心似我心……真是,那便如你随愿。”

只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。

3.

「原著梗出没」

无剑问冰魄银针为什么只亲近拂尘,而冰魄没有思考立马答道:“因为拂尘师兄是我唯一可信的人。”

无剑虽好奇缘故,但并不准备问下去,他对古墓派的往事多少了解几分。他提起画笔又画了起来,冰魄刚准备凑过去看就被无剑用袖子挡住,便不服气地别开头。

“冰魄,这饭是我做的,怎么也得留点钱财。”无剑笑嘻嘻道。

而冰魄只是翻了个白眼,他们哪有什么随身钱财。无剑见状,轻咳一声道:“既然如此,以生相许又如何,留在这吧,别回古墓了。”

只是冰魄脸色一变,抬手几根银针直抵在无剑脑门上,无剑却毫无动作。良久那几根银针落在地上,冰魄银针被无剑抵在木桌上吻了额头。

“……你若是离开我,我定要把你扎成蜂窝。”

4.

归一剑常被无剑说成木头愣子,这话若是全真教任何一个人听了肯定都得动怒。归一剑天资聪慧,乃天下少有的良剑,怎能有这一说?前俩点无剑是认同的,他倒也觉得归一是个天才,倒是性情方面也太过木讷了。

某日归一坐在屋檐下擦拭着剑,无剑就透过旁边的窗子去玩弄他的辫子。归一一开始没什么,直到无剑把什么东西插在他发中他才拽住了无剑作恶的手:“阁下这是作甚……”

他晃了晃头,几朵带着枝叶的花从发中滑落。他捡起一朵,不解地问无剑:“这是何花?”

“栀子花。”无剑答

“何意?”他再问

无剑没答,又捡起了一朵栀子花递到归一面前:“香吗?”

归一剑点了头,栀子花的香并不浓郁,却是有种清凉的感觉。无剑将花别到归一耳后:“香就对了,鲜花赠美人。”

归一被他这一说弄得不知所措:“净说胡话!”

无剑摇头叹了口气,念叨了声“真是一木头愣子”,便关上了窗。

「栀子花语:一生的守候(真的很香,江南地带的夏天常能看见。)」

5.

无剑带着圣火令去人市的庙会,这是波斯圣使从来没有见过的场面。人山人海灯火通明,二人几乎是被人流推着走的。

随后他们来到桥头,坐上了小船,一位妇女在船头边划桨边高唱着民谣。他们喝着茶,圣火令不时转头望了望两边街上的繁华。

“唉,这公子不像本土人啊,不过长得真俊。”坐在他们旁边的一位姑娘笑道,她递来了几个枇杷,圣火令到了谢以后收下了。

无剑则是在一旁打趣他,见圣火令被枇杷酸得皱眉的样子更是笑得合不起嘴。圣火令倒没生气,舔了下唇直接吻上了无剑。旁边的姑娘忙用扇子遮着脸,却还是发出了些轻笑。而她抱着的孩童却好奇地看着俩人。

“这枇杷真是,甜啊……”无剑推开了圣火,咬牙切齿地笑道。圣火眨了眨眼当没事似的继续转头望着街上。

(无差……?撩王遇上撩王,结局总是难以猜测)

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