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是云笑本人

一个语言能力特别差的人

[王者荣耀同人]

水性养花.沉迷男色.日渐消瘦.蓝颜祸水

仔细想想兰陵王真的很帅气,不管是散开头发还是摘下面具,甚至是他的一个凝视都让我觉得很难呼吸。战后靠着石头,暴露着的麦色皮肤上还有着汗痕。

刘邦也很有魅力,作为坦克身上肯定有伤,可以看到他咬着绷带帮自己擦伤的样子。按那个时期来说,刘邦模型头上戴的是发冠,头发是束在里面的,脑补一下散下头发刘邦的样子。

然后是周瑜,铁血大都督,却又心系一佳人。想趴在他肩上为他梳理长发,看他无奈的笑,又不能对你做什么,趁他用手去摸头发的时候快速抓住他的手,在手臂上吻一口。

还有至尊宝,上天安排的姻缘是不会错的。想挽着他的手,陪他游遍天涯,看遍世间的一切美好与繁华,最后回到山阴间,看落阳,再到月出,直到月落。

——

写完还想写小姐姐,大乔!王昭君!紫霞!啊,都是我的爱啊。

[邦信]薯片与毛片 完结篇

ooc 无逻辑 无脑甜
仓鼠邦x家猫信,猫信是街霸,第一章有写毛色泛蓝

不过还好最后主人回来把俩兽分开了,韩信心里不服气,但多少对刘邦起了畏惧,毕竟他还不能化形。

那一夜韩信躺在小棉被上认真地想着,想着他化形以后会是什么样,既然一只仓鼠都能变得那么高,他是猫应该不差吧。不过那个仓鼠,人形还挺好看的,比主人男朋友还好看。韩信晃晃头觉得自己一定疯了。

次日,似乎是什么在眷顾他吧,他真的化形了。主人看到他却一点也不惊讶,还从男朋友那拿了套衣服给韩信。穿好衣服的韩信赶紧去照了下镜子,他对人类的长相貌似只有少数,所以也不知道这样是好是坏。

他走近客厅发现已经是人形的刘邦躺在沙发上看电视,回头看到这样的韩信很是吃惊。

「你是……小猫咪?」

韩信顿时脑门上冒青筋,刚想开口,刘邦竟然已经走过来了,俩人距离很近。韩信不知道他想干嘛,僵着身不敢动。

[哈哈,变成人以后反而这么小啊,你扎在后面的头发是你原来的尾巴吗?] 刘邦将韩信揽在怀里手指玩着韩信的头发。

韩信正准备一拳锤过去,被刘邦握住后心想这仓鼠力气怎么那么大。他将韩信压在沙发上凑近打量

[你为什么不怕我啊。]

这是韩信一直不解的,平常耗子看到他就跑,哪像刘邦,第一次见面用瓜子砸他,第二次就直接抱起来了。

[喜欢你啊,我送你定情礼物还不要,有个性,我喜欢。]

韩信仔细想想,也不记得刘邦送过他什么。莫非是……那个递过来的瓜子?

“喂,刘邦,主人的墨镜你看到了……吗?”门被推开,人形的李白,或者说主人的男朋友看到沙发上的俩人一时语塞,李白在那俩人的凝视下关上了门。

“晚点再回去吧,今晚多逛会。”

“为什么啊”

“因为,因为,我涨工资了。今天你买什么我都包了。”

“啊,亲爱的你真好!mua!”

刘邦心里给李白发了张兄弟卡,这僚机当的真称职。身下从被他压着就持续神游的猫这会儿才反应过来危险。

♡♡♡♡完♡♡♡♡

下面三个要写的篇,电竞我抽空更吧

1.末世丧尸

2.蛇龙古风

3.乡村爱情

救赎



刘邦从血污中爬起,或者说是从地狱中。仅存的圣殿的意识使他顿时觉得这里是多么的肮脏。

一眼望去,残留的战火,人类和吸血鬼的死尸。

作为圣殿他是否要为人类祈祷,但是吸血鬼的灵魂却让他对这份血腥产生了一丝愉悦。在刘邦盯着一具死尸愣神之时,远处的动静让他缓过了神。

他展开了蝠翼朝那个方向快速地行动,落地后拼命地用手翻开碎石。废墟中有块耀眼的红布,下面竟然有个男孩。

男孩奄奄一息,金发上全是灰尘,他睁开了眼看到面前的刘邦没有哭没有笑甚至没有多余的动作。刘邦拥住他,哭着念他平时在教廷中祈祷词。

语落,他在男孩的额上亲吻了下,将他放在了红布上,展开蝠翼离开了这片废墟而教廷的人在他离开后抱走了那个孩子。



谁救赎了谁,我们不知道。只是很久之后,那位吸血鬼在消失前对着结束他永生的特使说了一句一样的话。


(评论!我要评论! 我要k列!我不高冷!)

[邦信]薯片与毛片 中



仓鼠邦x家猫信

今天主人不在家,出去跟男朋友约会了。韩信本来只是打算在院子里晒晒太阳,结果看到了趴下野餐桌上的刘邦,顿时按捺不住搞事的心。

「主人不在,看谁护你。」 韩信很轻松地跳上了野餐桌,一爪子就拎起了那只紫毛仓鼠。

紫毛仓鼠睁开眼,也没做什么挣扎,这让韩信觉得很不舒服,明明只是只耗子,却每次见他都一点不怕。

在韩信还在想的时候,他突然感觉自己被抱起来了,爪中的仓鼠也不见了。

「你什么时候化形的!」 他抬头,这个抱着他的紫发男人竟然是刚刚那只仓鼠。男人也盯着他,笑了笑。

“蠢猫。”

正当韩信准备去抓他脸的时候,却被刘邦先一步挠了腰和肚子,那里还是韩信的痒痒肉。这一挠使韩信一点力都使不上,窝在刘邦怀里。

大概就在一人(妖)一猫僵持时,院子的门被推开了。

“信信我给你带鱼……你你你是谁?”

女主人今天回来的很早,男朋友抱着一堆物品跟着她进了门,看到这场景也是愣住了。

毕竟,动物化形以后,并没有衣服。看起来就像是个有暴露癖的变态猥亵她家猫。女主人身边的男朋友竟然出奇的冷静,沉默了片刻就凑到女主人耳边说了几句话,拉着她走出了院子。

而刘邦和韩信二人竟还保持着那个动作,韩信从刘邦怀里挣脱出来,赶紧跑到了离刘邦几米远的地方。

刘邦正想跑过去再把韩信抱起来,结果身体一轻变回了仓鼠。他抬头,只看到那俩眼满是愤怒的猫,看来不太妙啊。

[邦信]薯片与毛片 上篇

实在感觉刚刚那章电竞写的太差了,再补更一章吧
兽化/架空 仓鼠邦x家猫信 /取名废……

韩信是一只不是特别亲近人的猫,在猫群里是很显眼,因为他的毛色少部分尽然偏蓝,天生的。韩信的主子原本也特别宠他,但最近,似乎有些移情别恋了。

只因为她男友送给她一只紫毛仓鼠。

「呵,多情的人类」 韩信这样想。

韩信就趁主人不在的时候偷偷攀上那个高柜子,看到那个开着的抽屉,又跳到靠的很近的书架上。

果不其然,那个又胖又丑的仓鼠抱着一颗瓜子。韩信咬咬牙,冲那仓鼠叫了俩声示威。仓鼠抬头看到韩信,竟然也就那样盯着。

韩信被他盯着有点不知道干嘛,这年头耗子都不怕猫的嘛。又不满地低吼俩声,干脆一跃跳进了那个抽屉。

抽屉很大,韩信也挺轻的,所以并不会掉下去。仓鼠见韩信跳过来似乎还挺高兴,竟然将那颗瓜子递到韩信面前,韩信见仓鼠突然的动作后退了几步。

二兽语言不同,被韩信疏远的仓鼠好像有点不开心,抱起一颗瓜子砸向了韩信……

对,砸……一个特别人性化的动作。

「喵!」

韩信被激怒了冲上去举起爪子把仓鼠压在身下,牙齿叼住耳朵。正准备吃了仓鼠的时候,门竟然开了。

“信信住手!你怎么能吃阿邦!”

韩信停下了动作,感觉事情变得不太好,现在又跑不掉。狠狠地瞪了那只仓鼠,跳出了柜子,委屈巴巴地盯着主人。

“今天没鱼干了,再让我看到你欺负阿邦,你连家都不用回了。”

「喵!」

韩信气得眼眶都红了,马上跑开了这个房间。而抽屉里的仓鼠则是揉揉被咬得有点痛的耳朵,便装做无事发生地继续啃瓜子。

韩信气不打一出来,窝在沙发上。这时候另一只白猫窜上了沙发,舔了舔爪子窝在韩信身旁。

「怎么了?被主人骂了?」

李白问到,他是主人的第一只宠物,到现在主人对他依然特别宠爱,即使这样,这家伙还是每天神出鬼没的。

「那只死仓鼠!真不知道主人为什么要养耗子。」 韩信还是气,差点忍不住用爪子刮坏了沙发。

「那可不是普通的耗子,主人男朋友送的,能一样吗?你也不长点心。」

「你他妈哪边的,不跟你聊了,做你的乖乖猫去吧,傻叉李白。」

韩信掉头就走,留下窝在沙发上叹气的李白。

「年轻啊,年轻。」

韩信准备等化了形以后再去教训那只仓鼠,化形也可以说是成精,变成人形是这里每只动物的愿望。韩信已经很快就能化形,说不准他化形之后会变得多么高大威武。



[邦信]电竞没有爱情7

(这个是看了孤影的卧底赛想出来的,粉红还是不多,慢慢来慢慢来……辛苦你们看这么拖的文了。我也想让他俩亲个小嘴,啪个几次)


赵云给刘邦翻了个白眼,抽了几张餐巾纸把擦了擦水渍。诸葛亮也不是真的想玩什么真心话大冒险,但现在实在需要什么活跃气氛。

“那你说吧,玩什么?”

刘邦想半天都没给个答案,诸葛亮叹了口气道:“把李白叫过来呗,他家离这儿好像也不远,反正他整天闲着没事干。”

“别叫了他肯定不会来的,欠了我钱到现在都不还。”韩信说

赵云也附和
“我也,天,不就五十块吗,三个星期了。”
“五十块你也能记三个星期?”

张良揉揉太阳穴觉得头疼,这群人怎么这样幼稚。

见这群人还是什么东西都没想,诸葛亮干脆自己做了个决定:
“3v3开黑,输得那方请夜宵。”

众人点点头毕竟还真想不出其他了,对于在场的人来说3v3也挺熟悉。

“只是3v3没意思吧,玩点新花样。”刘邦道

刘备点点头“每队都有个卧底,那队输了,卧底也获胜。卧底靠抽签来决定” 话落从包里掏出了一副牌。

“所以你带了牌为什么不早点拿出来打斗地主。”

“香香塞给我的,怕我玩一晚上游戏。”

众人纷纷给刘备比中指

“就这样,开始抽签呗” 刘邦先抽了张牌

等所有人都抽到了牌,诸葛亮清了清嗓子:“花是方块的一队,黑桃的一队。”

韩信翻开牌一看,方块,又凑过去看身边人的牌。

赵云也是方块,张良是黑桃。

“你们呢?”张良问坐对面的刘备刘邦诸葛亮三人

刘邦笑嘻嘻地亮出了自己的牌“我方块。”

“屁,把劳资的牌还给我”诸葛亮踩了下刘邦的脚,把刘邦那张黑桃四还给他,拿回了自己的方块。

“那队长也是黑桃,仔细看牌的花纹上有画了一小笔的就是卧底。” 诸葛亮

六人调整了下座位,然后上号进了游戏。

方块这边三人略显尴尬,俩个玩刺客一个玩法师的,对于阵容搭配实在是难办;黑桃就显得轻松极了。

——

感觉我写的进度真的好慢啊,这样拖剧情,哪像是短篇啊……当日常搞笑文看吧
cp发展可能慢点

[邦信]电竞没有爱情番外

还是凑更数的 渣文笔
(看白白偷听别人语音来的梗x)

韩信今天出奇地接了份代打,其实是他们教练的号,在小龙虾的逼迫下,韩信妥协了。

“加油啊,跳跳,小心撞车主播噢。”

撞车是撞车了,但幸好是自己队的,还是熟人,甚至是同一个队的张良,还有之前一起吃过饭的刘邦,这个时候韩信庆幸起教练的号没人认识。

张良帮刘邦抢了手英雄,不出意料应该是双排,韩信撇撇嘴没什么反应选了个自己会玩的刺客。

进了游戏后,韩信发现俩人竟然开着语音,顿时不自在,上次拉着张良去开黑都被冷拒了。竟然跟刘邦连麦开黑,韩信暗骂张良没良心。

五分钟后,韩信还是昧着良心偷听起了语音。张良很少说话,大多是刘邦自己在那说:

“子房子房,控他啊,我来支援。”

“没蓝了,这波别打,打要崩。”

没什么意思,韩信觉得没劲,正想关掉语音的那一刻,刘邦又来了一句。

“刺客挺肥的啊”

肥什么肥,那是帅。韩信心里想着

张良竟然也说话了

“嗯,但意识欠缺,没来中路抓过。”

小良儿,这不怪我啊,你每次都给我一套控死了,我助攻都蹭不到啊。

这局到十五分钟的时候,韩信这边算是全盘压制了,张良和刘邦一个职业选手一个主播也根本不虚。推上高地后,韩信一套乱秀竟然突如其来的四杀。

“刺客五杀了?” 张良问

然后张良突然听到隔壁房间的韩信传出了杀猪一般的尖叫,他的五杀……被抢了。


“嗯,那个刺客会恨死你的。”

“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你不用二技能,对面也跑不掉”

“……”

而韩信整个人趴在键盘上,生无可恋。甚至刚刚那波对面复活导致团灭了,在黑白界面,韩信再一次思考了人生,在心里对刘邦比中指,狗比刘邦,我nn仙人板板。

再一次推上高地时,韩信发现连麦的俩人都没说话,觉得有些奇怪,但还是选择不管认真的骚扰对面把线带进去。

在推开水晶之前,刘邦说话了:

“对不起啊,重言。”

很轻,但是吓了韩信一跳。什么时候,什么时候发现的。韩信回头发现张良站在门口盯着他。

啊……真巧。

[王者荣耀同人]如果你的对象有了尾巴


(邦信/水果组/白赢/随便谁x兰陵王/召唤师x李白)
可能 有点 r18 就有点
1.

韩信的是虎尾:配着他戴的兽耳头饰丝毫没有违和感。韩信的头饰,是刘邦的表妹在他生日送给他的,为了不让小姑娘扫兴,只好带着。

晚上,正准备换衣服的韩信突然被刘邦按在了墙上。手在他腰间摸索,一指挑起了尾巴,韩信感觉有点难受,那个老虎喜欢尾巴被抓着。他皱眉,刘邦看到了,亲了亲韩信的眼角。手上的动作却没有收,反而伸进了韩信的底裤,揉捏着白嫩紧实的臀部。

“发情了你?”

“想看你发情。”

2.

马可波罗的是松鼠尾:这种情况他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的。连裤子都穿不了,马可显得有些不知所措,他坐在床上。上身只有件衬衫,用尾巴遮挡着下身。

还好挺暖和的,他这样想,便把头埋在尾巴上。

橘右京回来的时候,看到缩这一团的马可波罗惊了下,没出声。走到床边俯下身亲吻了他柔软的金发。枪手总是敏锐的,马可波罗马上就醒了,见俩人的距离这么近,不经意间脸红了。

橘右京扒开了那团尾巴,抱起马可波罗,在他耳边轻声道

“怎么跟松鼠一样胆小,昨日明明嚷着要亲我。”


3.

嬴政的是猫尾:皇帝成一个奇怪的姿势趴在龙床上,打量着身后的尾巴,显得有点焦急。他本想去叫徐福来看看什么症状,但又不想让别人看到这副羞耻的样子。

况且今天好像还有妃子来侍寝,真是不顺。

“殿下,白……”

“不见不见,不管是谁,朕今天都不见。”

嬴政感到很烦躁,门突然被打开,吓得嬴政马上用被子遮住下身,惊恐地瞪着那人。那一身素衣,黑发皮肤又惨白的人,是白起。脱下铠甲的白起,和之前有点不一样。

白起在进来的一瞬间就看到了嬴政的异样,但并没有特别的反应,他走到嬴政床前,跪下行了礼。嬴政刚想说点什么,被子里的猫尾突然被拽着,让他措不及手的跌落龙床,白起正好接住他。

“放肆!”

“阿政……这样挺好的。”

4.(我就是单纯的想写长恭受,但是我发现长恭没什么cp是我吃的)

兰陵王的是狼尾:他在河道旁的草丛里藏着,那一小片草丛显然不太容得下他这个身高八尺的大男人。但他现在身上负着伤,敌军又正好在打暗影主宰,一旦被发现,就死定了。

一时半会儿没办法,他咬着尾巴忍痛将胸口的刀伤清理着,汗水打湿了他散开的长发,因为太热还把不离身的面具摘下。

“找到了,我的猎物。”

兰陵王一惊,抬头对上了那双充满贪婪的双眼,心中落下了绝望。

5.

李白的是狐尾:李白记得那位大人常常问自己的尾巴在哪里,实质上他也不知道,一尾等于一命,但他自生在狐窝里就没有尾巴,差点被族里的狐狸当成怪物咬死。

但他后来发现,自己的尾巴,竟然只会在发情期显出来。狐妖的发情期,还需要男人的精气来满足,李白作为一个很少发情的公狐狸,遇到这种情况也是无奈不已。

大人还没有回家,李白就窝在那人的床上,闻着他残留的气息,竟然感觉燥热的身体变得有点舒服。衣襟敞开,媚眼如丝,几缕发丝还黏在皮肤上,嘴微张,喘息着。

“太白!我带着酒回……回来了”
“唔……”

——

本召唤师一本满足,今天也不想更电竞篇……

[邦信]无题

我就过过瘾写一下 不会开车下一个。
现代/公关信(不是mb 是公关。)/慎入/ooc/狗血/渣文笔


韩信把衣服扣好,剩下最后一颗扣子没有关,锁骨上惨留着吻痕;只要靠近他,就能闻到不少香水味。他毫不在意,似习惯了,坐在吧台前喝着酒。

看到韩信,不少小新人就很好奇,想知道那个最贵的公关到底什么来历。老板撑着脸笑了笑,指着韩信说:“他啊,家里比来这里的一些客人还有钱。”

那些新人都有点不懂,既然是有钱人家的大少爷又干嘛来这当牛郎。老板看出了他们的心思,掉了掉他们胃口,直到他提出了让那个长得不错的小男生亲他一下,才说出来:“他有性瘾症,之前就经常去那些地方,被父母发现了,就断绝了关系。迫不得已来了这,也当是养活自己。”

老板顿了顿,那边的韩信突然转头看了他们一眼,老板朝他眨了下眼,韩信淡淡地笑了下就继续转过去。

“反正都是些富婆,关了灯,都一样。都接活去,这就是我让你们学韩信的地方懂吗?知道他为什么身价比你们高那么多?还不是熟客多。”

韩信其实都听到了那些话,他垂眸丝毫没有被那些话语所影响。在这时,突然一个服务员拍了拍韩信的肩,说有人找他。韩信不耐烦地道:“今天不接了,累死了。”

“信哥……那个人包你三天,出价特别高的。”

韩信皱了皱眉,耐着性子继续去了。

一见到那个人韩信有点后悔,竟然是个男人。坐在沙发上盯着他,让韩信好不自在,他现在想跑也不是,毕竟……那个男人,他还认识。

他父亲之前给他请的老师,刘邦。

“没想到老师竟然会来这种地方。”

“我也没想到我的学生竟然在这里工作。”

但刘邦从韩信进门到现在就没有表现出惊讶,韩信心里骂到真是没意思的玩意,嘴上又是另一套:“不过老师,这里可是公关店。来这……你是来找上的?”

刘邦却没有生气,他摇摇头:“相反。”

“嗯?那你应该去找鸭。”

刘邦盯着韩信,笑了下。那笑在韩信眼里有点恐怖:“只是来找你的。”

“不过现在,我觉得,俩者一起也无所谓吧?”

事后,韩信表示:我去他妈的人民教师,禽兽吧那是。

——

电竞那篇再拖几天……我最近没啥灵感

[邦信]关于魔龙和勇士

一个特别魔性的梗
特别魔性的设定
特别魔性的ooc。
慎入/慎入/慎入
bgm——达拉崩吧
——
大家好,我叫马可波罗,今天我要为大家讲一个关于我曾经遇到的事情。

很久很久以前西汉药丸国被一条巨龙袭击,那巨龙还抓走了国家貌美如花(bu)的公主张子房。

王国十分危险,国王萧何要招见最勇敢的其实拯救整个王国。

(娜可露露:菠萝哥哥,为什么国王不是刘邦啊。
马可波罗:他有其他戏份。)

一位勇者赶来,大声喊:“我要带上最好的剑(枪),翻过最高的山,闯进最深的森林,把公主带回到面前。”

萧何十分高兴,忙问他的姓名。年轻人想了想,他说殿下我叫:“韩·野区小王子·跳远冠军·钻石才买得起的男人·重言”

——
英雄韩重言骑上最快的马(关羽:还我。)带着大家的希望从城堡里出发。

战胜怪兽来袭(红buff),获得十二金币。无数伤痕见证,他慢慢升级。

偏远美丽村庄(大唐长安)打开所有宝箱,一路风霜伴随指引前路的圣月光(露娜:烦人)

闯入一座山洞,公主和可怕恶龙。英雄拔出宝枪,巨龙说:“我是 刘·绝世好人·坦克组的脸·双面君主·邦。”

“是不是,刘·臭不要脸·基佬仓鼠·猥琐好色·老三。”

“不对,是xxxxxxxxxxxxx”

(张良:md要打快点打,烦死人了。)

——
后来公主本人跟我说,其实是这样的。他被巨龙抓过去,发现那龙怂得不行。吃了他一套控就跪下叫爸爸了,然后张良就一直在山洞里看书,清闲没人吵,他还是挺喜欢那样的。

(不知火舞:那后来呢?)

韩重言一枪跳起了刘邦,然后被刘邦的仓鼠球给炸伤了。不过最后韩重言打败了巨龙。

真实场景↓

“勇士真可爱,下次再来玩啊。”

“……呼,你要不是出了反甲,你以为我怕你啊。”

“让我亲一下,我就走好不好?为了你们王国,这点贡献做不出?”

(娜可露露:!然后呢
马可:就那样了呗……)

总之,勇士打败了恶龙,救出了张子房公主。(张良:啊,谢谢勇士,下句台词什么来着,我再看看剧本。)回到了西汉药丸国。

萧何听说韩·野区小王子·跳远冠军·钻石才买得起的男人·重言打败了刘·绝世好人·坦克组的脸·双面君主·邦,就把……… 子房呢?

(张良:劳资他妈不演了,谁爱演谁演
刘邦:我演我演!)

萧何清清嗓子:“就把……巨龙嫁给韩重言吧。”(刘邦:我娶好吗?工资要不要了。)

巨龙刘邦和韩重言幸福地像个童话(韩信:屁。)

他们生下一个孩子也在天天长大,为了避免以后麻烦孩子称作刘玄亮(刘备:祖宗你……)


娜可露露:孩子全名叫什么啊。

马可波罗:我不想念……

不知火舞:让右京亲你下,赶紧说。

/////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