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是云笑本人

一个语言能力特别差的人

「梦间集」火光

be向 圣火令x寻梦人(天天沉迷男色,不好,这样不好)

“师娘,师娘,我还想听那个大哥哥的故事!”

“大哥哥……?”黑发染雪,脸上布了皱纹的她正在绣一副画,听到那孩子的声音偏头愣了愣。好久在想起来,嘴角是抹苦涩。“是,对你们来说,他还是个大哥哥。”

“我14岁那年,在昆仑山上灭魍魉时遇到了他。他的双眸,他的身姿,他身旁无形的火焰,都让人难忘。”

“16岁的时候,在阿娘把我关在寺里的那个月,将他唤了出来,他成为了我的梦中人。”

“18岁,是我的成人礼,当我坐在寺后的梧桐树下吃着桃时,他突然出现吻了我的脸颊。说什么……祝福之吻。”

“我23岁的时候,与他一起除魍魉,走人间。他也回过昆仑山,带我采了朵雪莲,说是月下美人。也约定带我去他的故乡,波斯。”

“27岁,13年了,他的容颜从未变过,而我从稚嫩到青年最后会衰老,这让我想起了我跟他之前隔着道无形的河。”

“32岁,我不能成婚,能做的事只有游走各地除鬼灭妖,有个姑娘喜欢上了他,叫了我声姐姐想知道他的事,而我什么都没说,拉过他走了。”

“34岁,20年了,我跟他一如往常,其实我有很多梦中人,但常常待在我身边的,都是他。”

说到这里,我停下了继续绣着手里的布,仿佛刚刚那些事并不是从我口出。孩子们见我这样,以为我在吊胃口,分分扯着我的袖子软着声音求我讲下去。

而我只是摇摇头,故事就这样吧。

其实,那以后我就将自己关在屋子里,除了越女剑,我没有见过任何的梦中人,他也是。只因为,我不再年轻,我的脸上已经有岁月刻下的印记。我知道他们并不在乎年龄,时间对他们来说只是弹指的一瞬。但我不是,我是人,我没有那么多时间,我只有一辈子,对他们来说就像半个月而已。

有一日,越女剑帮我出去买糕点的时候忘记锁上了门,他进来了。他变了很多,少了那股风流多了成熟。他也什么都没说,只是抱住了我,抱了很久。他用手帮我梳着已经有几根雪丝的长发,那样的安静让我很不自然。

我那时候也不知道想着什么,就一直盯着他,像是被他的眼眸迷了魂。他发觉后露出了我好久没见过的笑容,他还在额上吻了下。越女剑回来后,我让他出去了。

之后,我再也没有见过他。

“人类的一生,终究……不过是短暂渺小的火苗。”

昆仑山的山顶,有着火光。异域打扮的异色瞳青年坐在山尖上,手里是朵雪莲,良久后火光消散,他将花扔下了悬崖。

「圣火令乙女向」猫

寻梦人是位猫奴,今天也趴在一旁盯着微博上猫的照片吸。躺在她旁边的圣火令心情看起来不是特别好。

唔啊……这个猫,太太太可爱了吧!

“小花猫?”没理

啊啊啊啊这个哇我的鼻血 萌炸了吧

“小,花,猫。理理我。”依然不理

波斯猫!哇这个眼睛真好看……诶?圣火!你干嘛!

寻梦人被圣火令一把抱起,他与平日不同,看起来很是不满。他埋头蹭了蹭寻梦人的脖子,那头软发蹭得皮肤有点痒,寻梦人愣了半晌才将他推开。

圣火令眨了下眼,如同波斯猫一样的异色眼瞳让人如此移不开视线。他两手环住寻梦人凑到她耳边轻轻低语到

“喵,你这只小花猫也很可爱噢。”
——

忍不住写了乙女 圣火令他真好看啊。

「邦信」宝物

意义不明的一篇

德古拉邦x白龙(西方龙)信
原著向(传说向)德古拉设定
恶友组 be 慎入
我德古拉今天就要日遍所有韩信。

德古拉是那位吸血鬼的昵称并不是原名,德古拉的意思翻译成中文是“龙的儿子”……



-

龙血的味道是很特殊的,甘甜却也非常的腥,刘邦埋在韩信的肩上,本来暗红的眼眸被龙血刺激成了腥红。韩信只是在獠牙刚刺入的时候闷哼了声。

他们的关系很奇妙,残忍的吸血鬼与隐藏在山谷中的巨龙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挚友。就像韩信好奇城里是怎么样的,刘邦就跟他讲他残忍的恶趣味。他也邀请韩信与他一起折磨人类,只是韩信没有答应。

他不喜欢鲜血,刘邦也不想让韩信沾上鲜血,那么好看的白色鳞片可不能染上其他颜色。

德古拉在监狱的时候,白龙就变得像蜥蜴大小爬在墙壁上陪他聊天。有时韩信也坐在城里最高的地方看德古拉处刑人。

刘邦对韩信有了依赖,甚至不想让他回龙谷。跟着刘邦享尽奢华的韩信早已没有了龙性,可以说他们是互相依赖。

记得有一天,刘邦满身酒气地回到了住所,韩信将他扶到床上,被他一把揽住。

血与酒的味道从刘邦的口腔传出

“伊丽莎白那个蠢女人,竟然真的觉得鲜血会使她保持年轻?”

“我的白龙,你可是我最珍贵的宝物。”

“你的鳞片,比外面的月光要纯洁的多。”

韩信擦拭着刘邦的身子,耐着性子听他说胡话,嘴角却一直上扬着。殊不知吸血鬼根本不会醉,那一双暗红的眼眸始终是明亮的。

我的白龙,你身上为何会有那群老鼠的味道。

杀了三万多人的德古拉伯爵终于被范海辛所消灭。那天韩信坐在龙谷的悬崖边上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。

“怎么了,白龙?”

听到熟悉的声音他猛然回了头,看清来人后满眼失望。

“你还认为他会活着来见你吗,韩信。”

范海辛坐到了韩信身边,将一枚红宝石胸针递给了韩信。韩信认得那个,那是他从龙洞里面找到的最好看的宝石。


-

点个赞就跑 不回复 你是不是想引起我的注意啊。


「邦信」逐梦

又烂又长还矫情狗血的一篇
fate设定
(看过fate 这里可以无视 直接看文)
·韩信的样子参考逐梦之影
·英灵大部分是已经死去的英雄。
·御主就是master的意思
·圣杯能完成人的心愿,并不能完成英灵的,但是不少英灵并不知情
·令咒,让英灵绝对服从的指令。
·补魔,侍从和御主通过身体补充魔力(你猜我会不会开车)
·圣杯战争,七位御主与七位从者,只能有一名御主得到圣杯,他要献上所有从者的灵魂,

day1

刘邦召唤出了他的第一位五星英灵。

那是个年轻而又俊美的Lancer,有着红宝石一样耀眼的长发,是个很有礼貌的英灵,刘邦挺喜欢他的。

『lancer韩信参上,多多关照,master。』

韩信对他说的第一句话


day2

『侍从关系?嗯,如果您这么想的话。』

礼貌仅仅是刘邦对韩信的第一印象,因为第二天刘邦就给了韩信一个新的定义——高傲

因为韩信虽然有着对master的忠诚,但绝对不是一个甘愿做奴的人。他很优秀,完成任务后不会奢求任何的夸奖与奖励,平常也十分安静。

刘邦开始觉得这位英灵先生不是那么的简单。


day3

刘邦开始了解关于韩信的事,当然是在书籍与网络上查询,毕竟英灵并不喜欢被提起死前的事。

他知道了韩信生前是位不可思议的将军,不管是兵法上还是战场上,看完了韩信的一些战绩,刘邦心里对韩信有了点小小的崇拜。

翻到死因时,刘邦握着鼠标的手顿了顿,但还是继续往下看。不巧的是,网页突然卡了。

算了,不看也没什么事

day4

喜欢的东西

『……忘记了。』

这样啊,刘邦假装思考着然后从身后拿出一盒绿豆酥递给韩信。韩信接过绿豆酥,不明所以地看了眼刘邦,在他的注视下拆开包装吃了一块。

好吃吗?

『嗯。』

day5

讨厌的东西

『没有。』

怎么会没有,你不用瞒着我的

韩信只是低下头看来还是不准备说出答案,刘邦也不追问了一屁股坐到韩信旁边。

day7

还在睡梦中的刘邦被韩信叫醒,韩信正在扎头发,看到刘邦醒了,歪头道

『御主,请快准备。』

你散发的样子真好看

刘邦笑了,因为他看到那位平常脸上没表情的将军脸红了。

day9

韩信与刘邦的羁绊越来越深,即使刘邦还是感觉他一直隐瞒着什么,但韩信对他的态度明显好了不少。

『圣杯吗?可有可无的。』

『如果御主想的话,我会帮您得到。』

刘邦有点后悔跟韩信聊这种话题,他怎么就忘记了这位将军大人是个死板。

day10

一次战争中韩信被打成了重伤

回来!会消失的!

『……』

他没有停下,那怪物的血量也消逝了不少。刘邦在旁边急了眼,握着手对韩信使出了道令咒。

day11

重伤的韩信跟刘邦回到基地时,他看到刘邦又使了道令咒让他恢复得更快。

『令咒不是这样用的。』

我知道。

刘邦翻遍了韩信全身发现已经没有什么伤了才停手,他发现韩信刚刚被他触碰的时候在抖。

day12

韩信,你应该知道怎么补充魔力。

『不需要。』

刘邦突然将韩信压在身下,韩信皱了皱眉没挣扎。韩信清楚,刚刚那一战他真的丧失了不少魔力,现在就算身体恢复,魔力不够还是不能继续战斗的。

但那种方式,实在太让人感到羞耻了。

day13
(给你们留个车位 以后找个好日子写)

day14

韩信是什么人,一个无喜无厌的无趣人。刘邦心里清楚,所以第二天看到韩信还是那样丝毫没有避讳,也理所当然了。

反正吃亏的不是他。


day15

圣杯战争,真正的开始了。

刘邦带着韩信去了雪山,俩人打着采集魔法石的目的滑雪,

day16

第一位侍从出局,刘邦和韩信没有出现。

他们在城市里悠闲地购物。

day17

『就算您一直逃避,也会有人主动来寻找我们。』

韩信吃掉了一块绿豆酥,转过头看向心不在焉的刘邦。刘邦其实在想,韩信还能陪在他身边多久,或许他并不想要这圣杯。

韩信啊,今天月色,挺美的。

他抬头对韩信说


day18

剩下的只有刘邦和韩信,以及已经战胜五人的御主与他的从者。

『不论如何,我会与您战到最后。』

我也是,我的将军。


day19

他们被发现了,圣杯也出现了。

刘邦盯着对面那凶残的英灵,却丝毫没有害怕。韩信已经拔出了他的长枪,他护在刘邦身前,这场面在韩信的记忆中曾经出现过一次。

『来吧。』


day20

那一战,最后没有赢家。

因为刘邦在混战中,对韩信使用了最后一枚令咒。

毁掉圣杯

还在与那英灵纠缠的韩信顿时脱了战,冲向了圣杯。即使那御主与他的英灵迅速地想阻拦韩信,但是韩信移动的速度他们却已经追不上。

圣杯被他一枪刺碎。

气急的御主拔出了他腰间的手枪对准了刘邦,而刘邦并没有发现。

当韩信提醒他的时候,那枚子弹已经穿过了他的胸腔。

『!』



day23

刘邦醒了,他发现韩信穿着那日他们一起买的卫衣靠着他的手臂睡着了。刘邦无奈地笑笑,他没有动,将军估计很累了。

这时房门被打开,进来的是一位医生打扮的人,不,应该说是英灵。

他身上的魔力并不强大,但很特殊。

“caster扁鹊,这家医院主人的侍从。”

那英灵看到刘邦的警惕,先自我介绍了。然后看到了熟睡的韩信,放下药品,看了眼刘邦就出去了。

day24

第二天刘邦就出院了,毕竟是扁鹊用魔力治疗的。

他感觉韩信变得不一样了,会笑,偶尔会跟他聊很久,这样真好,刘邦想着。



day30

韩信回到了英灵之界

day31

刘邦一直在找他

-选自刘邦的日记


“我最崇拜的魔法师是我的养父,刘邦。
他在四十岁那年进入了英灵之界,并且带出了一位英灵,他是第一位做到的魔法师。”

刘备说完,走下了台。

「邦信」无忧


100fo文

架空,cp只有邦信

明明是大婚,刘邦却拉着韩信来到了海边。俩人穿的都是喜服,远处的海也是被西下的太阳印红。

刘邦握着韩信的手没有松开,低头看着他。要是有他人在这,肯定会倍感羡慕,那目光似水般温柔。

韩信脸上微红,别过头轻咳了几声。正想问刘邦带他来这做什么,就被刘邦捧脸吻住了唇。韩信愣了下随后回吻,眼前的人,是要与他厮守一生,是他最爱的人。

大概缠绵了一时,韩信推开了刘邦,他急需呼吸。刘邦见他那样子轻笑了一声,将其抱起,向不远处的亭子走去。

“君主带我来这,到底是……”

“还叫君主?叫声夫君听听啊,娘子。”

韩信暗骂他不正经,嘴上还是乖乖地喊了声。来到亭子中,就发现石桌上有一对酒杯,看来是早就准备好的。

刘邦将韩信放在石凳上,自己在坐在另一张上,将酒倒在俩个杯子中。拿起一杯递给韩信,又自己拿起一杯。

韩信接过酒,见刘邦饮了口,也低头饮了一点。

“交杯酒现在喝,是不是有点不符规矩?”

“倒也没有,这酒是洞房前喝的,重言若不嫌弃,在这里也是可以的。”

刘邦将手中的酒递到了韩信面前,韩信无奈地把自己的酒也递到刘邦唇前。

“堂还没拜呢,大伙都在等我们。”

刘邦没说话只是将手臂横在俩人中间,韩信也不多说将手绕过刘邦的手臂。

一饮而尽。

一拜天地,谢天作合,花好月圆;
谢地成美,天地长久一世长情。

二拜高堂,父母不在,天地为亲,
再拜天地;望恩爱携手到白头。

夫妻对拜,百事皆会随人愿,情意永缠绵。

三拜过后,刘邦再次抱起韩信往回走去,凑到其耳边轻轻一语

“送入洞房咯”



(早该结婚了)

说他是刺客,不如说他是侠客。
仗剑天涯,看尽人间繁华的那种潇洒,绝代风流。就像是小时候看的那种老剧里经常有的人物。

醉酒吟佳诗,剑尖生青莲。

-『疯狂赞美李白』

「王者荣耀同人」


全是负能 没有糖 都是刀 慎入。

1.

“没有存在感都是因为你的自卑”-孙膑

2.

“你的忠诚最后给你回报了吗”-韩信

3.

“你是没有做出选择,但你的逃避,杀死了他。”-刘邦

4.

“人妖殊途,他灭国,是你的错”-妲己

5.

“当你为他成为魔种的时候,他在哪?某个妃子的宫中?”-白起

6.

“酒该醒了,你只是个疯子。”-李白

7.

“她回不来了。”-高渐离

8.

“你也不过是个任性的大小姐。”-孙尚香

9.

“人终究会死,周公瑾也是。”-小乔

10.


“你的失败,并不全是你队友的事。”-你


『还有,知道评论一下能让写手对你好感度max吗』

[邦信]酒心巧克力

迷一般的文名。

幼化伯爵x特使

我就是看到了太多幼信,想试试扮猪吃老虎邦,末尾大概有一点r15

特使今天也准备消灭可恶的吸血鬼,他一如既往地来到了那阴森的古堡,蝙蝠从他头顶飞过,远处的森林中还传来了野兽的嚎叫。他推开了那扇两人高的大门,貌似那位伯爵并不在客厅。

他一步一步走上了无尽头的螺旋楼梯,等到双腿有点麻木时,他登上了城堡的顶端,也就是德古拉的卧室。他曾经来过这里三次,其中一次不知道为什么,中了那吸血鬼的邪,跟着他在古堡参观了一天。

他还没有碰到,那扇门就打开了,里面是色调偏暗的卧室。与想象中的一样,古典而阴森,华丽而无生气。那张暗红色的大床上,竟然有一个小孩,小孩在睡梦中,特使此时有点不知所措。

是被吸血鬼抓来的孩子……?或是,那吸血鬼自己的孩子。他拿不中决定,不敢提枪杀死那个孩子,特使走近床边,看到了那孩子的容貌。

这一看,他便觉得是后者,可以说这个孩子简直是跟伯爵一个模子出来的,他身后还有对蝙蝠翅膀。在他仔细观察的时候,听觉很好的吸血鬼早就在他进门之时就醒了,但是他突然睁眼还是惊得特使后退了几步。

『你是德古拉的后裔?』

韩信用枪指着小孩问道,小孩沉默了片刻,竟然哇得一声哭了出来。让没接触过孩子的特使愣在了原地,他放下枪又回到了床边,思考了会儿还是抱起了那孩子。

『别哭了……你父亲呢?』

埋在特使怀中哭泣的小血族嘴角微扬,他俩只小短手揽住了特使的脖子。与韩信凑的很近,泪眼汪汪地样子让韩信不经意地别过了头。

见状,小孩又开始抽泣了,韩信不得不转过头,他看到那与伯爵一模一样的腥红眸子时,心中有丝不明的感觉。小孩见韩信终于看他了,停下了抽泣,继续趴在特使怀里,

『……』

韩信觉得这个小血族跟伯爵真的太像,都那么不讲理。他将小孩放回床上,用手擦了擦他满脸的眼泪,敷衍地哄了俩声。

『告诉哥哥,你父亲在哪?』

小家伙眼中闪过不屑,随后又是刚刚那副懵懂而无辜的样子。见特使直直地盯着他,才开口,奶声奶气地声音听得特使感到奇怪的感觉。

『他出去了,我饿了,哥哥。』

韩信依然在打量着小家伙,听到他说饿了,警惕地握住了身旁的长枪。但看到那张无邪的脸,他有些不忍,韩信将手背伸到他面前,咬了咬牙。

『那就一点,等你父亲回来,我一个都不会放……啊!』

獠牙刺破了皮肤,小孩贪婪地吸食着特使的血液,但也没太多,不知道是饱了还是看到特使皱起的眉头,进食过后,他在牙洞上舔了俩下。

『嘶,真是害人的东西,等你长大点,我会一起消灭。』

小孩听完后奇怪地笑了下,身后的蝙蝠翅膀将他的身体遮住,一刹那,不少小型蝙蝠飞进了卧室,那些蝙蝠的颜色是腥红的,跟德古拉的眼睛一样。

蝙蝠围住了小孩,随着蝠翼突然变大,再次展开时,特使紧紧握住了长枪。

是德古拉。

-

被压在身下的特使沉不住德古拉在他敏感处的骚扰,轻喘了一声,但还是被伯爵明锐的听觉捕捉到了,坏心地凑在特使耳边低声道:

“怎么,哥哥,你不是要见我吗?”


-
祝自己生日快乐,愿望就是新的一岁能认识到更多的小天使√

「王者荣耀多cp」物

(邦信/邦信良友情向/项虞/备香/亮庞亮/瑜乔/云亮/猴露/戬吒/水果组。)本章邦信良三人与项虞,其他tag我就不占了
part 1.

“请各位英雄写下五个对自己很重要的人或事物。” 常常回荡在峡谷中的冰冷女声突然响起,传到每个人的耳中
“请不要告诉别人你的答案。”

“每完成一道指令将可获得一把钥匙。”

“钥匙的作用,最后会告诉你们。”

“现在,开始。”

虽然不知道钥匙到底会不会很重要,但每个人却还是听指令在纸上写下了五个词。

刘邦东凑凑西看看,韩信将纸捂着,张良也用书罩着,心里暗骂俩人没良心,将写好的纸卷在笔上。远处的项羽与虞姬先是互相看了一会儿,随后才慢慢写到,最后虞姬朝张良看了一眼。

孙尚香盯着还在想的刘备出神,赵云诸葛亮和庞统三人靠着防御塔也在认真思索着。不远处的周瑜与小乔背靠背,小乔拽着那张纸条多次回头看周瑜,周瑜也感觉到了,抬手揉了揉小乔的头。

角落的大乔,把这一切看在眼里,心里满是羡慕,将最后一个词写在了纸条上。

至尊宝和露娜坐在高高的峡谷石壁上,俩人同时写完相视一笑。坐在石壁下面草丛中的哪吒咬着笔盖苦思冥想,而一旁的杨戬早已写完。

橘右京和马可波罗本来是在野区对战的,现在俩人靠着野区的巨石,马可波罗完成的很快,橘右京也只是慢了一会儿。

每个人身边都出现了把铜制的钥匙

这时,女声再次响起

“将其中一向划掉。”

张良低下了头,他已经知道这是让他们做什么了。他的目光在韩信和刘邦身上分别停留了一会儿,随后叹了口气,拿笔将一词划去。

刘邦皱了皱眉,他看到身边表情平淡的韩信和一如往常的张良,惋惜地划掉了纸上的一词。

“张良划掉书籍,韩信划掉枪法,刘邦划掉赤霄。”(赤霄是刘邦的剑)

项羽与虞姬二人听到指令都毫不犹豫地划掉了一词,虞姬歪过头问项羽:

“既然是最重要的五样事物,霸王一点都不惋惜吗?”

“因为最珍贵的已经在身边了,其余四样,没了也无所谓。”

“妾身也是。”

“项羽划掉霸王枪,虞姬划掉破穹弓”(项羽武器来自野史,虞姬武器自编。)

[王者荣耀同人]

水性养花.沉迷男色.日渐消瘦.蓝颜祸水

仔细想想兰陵王真的很帅气,不管是散开头发还是摘下面具,甚至是他的一个凝视都让我觉得很难呼吸。战后靠着石头,暴露着的麦色皮肤上还有着汗痕。

刘邦也很有魅力,作为坦克身上肯定有伤,可以看到他咬着绷带帮自己擦伤的样子。按那个时期来说,刘邦模型头上戴的是发冠,头发是束在里面的,脑补一下散下头发刘邦的样子。

然后是周瑜,铁血大都督,却又心系一佳人。想趴在他肩上为他梳理长发,看他无奈的笑,又不能对你做什么,趁他用手去摸头发的时候快速抓住他的手,在手臂上吻一口。

还有至尊宝,上天安排的姻缘是不会错的。想挽着他的手,陪他游遍天涯,看遍世间的一切美好与繁华,最后回到山阴间,看落阳,再到月出,直到月落。

——

写完还想写小姐姐,大乔!王昭君!紫霞!啊,都是我的爱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