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是云笑本人

一个语言能力特别差的人

「梦间集」都去跟圣火令学学怎么谈恋爱!

这次是梦间集x无剑
这绝对不是什么正常的乙女/男
文中的他,指男也可指女,随便带入。
全员崩坏——
喝假酒之作

1.

这天银缕拂尘带着无剑来到外边,说要谈一大事。

无剑答应了,但这天气实在太过寒冷,整个人冻得直打哆嗦。拂尘看无剑这副模样正要将外衣脱下来给其披上。

谁知无剑一把推开外套,脸通红地大声道:“没事!你尽管说……什么我都能接受!到时候一急就不冷了。”

银缕拂尘被无剑这副模样搞得不知所措,他皱了皱眉道:“那,你让绿竹棒那厮别在我院里啃叫花鸡。”

第二天,无剑黑着脸把绿竹棒的叫花鸡全都分给其他人吃了。

2.

淑女剑的梳妆盒比越女与合欢铃的要大许多。无剑拿着个盒子打量着,坐在旁边的淑女剑则是对着铜镜抹胭脂。

无剑看得入神,淑女剑见了则是噗嗤一笑道:“想尝尝我这胭脂的味道吗?”

无剑红着脸难为情地点了头,随后在期待的目光里,淑女剑将胭脂盒递在他唇边……

“……没想到你口味这么怪啊。”

次日,无剑告诉君子剑,妆化多了皮肤会烂。淑女剑的梳妆盒就这样消失了。

3.

无剑记得除夕时,屠龙刀问他想要什么。

无剑笑着回道:“什么都好啊,都是你的心意。花花草草这种就算了……圣火令之前给我从昆仑山带回了许多。”

屠龙刀点了点头。

过年那天,屠龙刀扛了棵树回来,满脸笑容地跟无剑讲,那是什么发财树。

4.

柳叶刀是个很温柔贴心的人,但无剑依然觉得他可能太温柔了,温柔傻了的那种。

就像无剑从茅厕出来不小心打了个嗝,柳叶刀上前拍了拍他的背,然后十分关切地问道

“是不是吃多了……?来我教你巴拉巴拉才能不打嗝。”

无剑转身看了眼茅厕,再看了眼依然关切他的柳叶刀,碍着那脸无剑下不去手。


5.

无剑一直觉得白虹那头发,剪短了肯定不好看。
白虹剑却觉得太长碍着打斗,总是想剪了。

然后有次吵架,白虹一怒之下重重拍了桌子,起身剑出鞘,只见黑白俩色的发丝纷纷掉落。

在无剑震惊不已的情况下,白虹剑冷哼了声走出屋。


6.

无剑一直想告诉真武,他喜欢他。于是无剑特地跟真武去远游,到了客栈后,会照顾人的真武要了俩间房。

无剑正要说费钱也没什么,真武却已经掏出了一袋银子给店家了。

到了晚上,无剑告诉真武,他那间房实在太冷,怕染上风寒。会照顾人的真武,马上与他互换了房,关门前告诉无剑:“阁下放心休息,在下不惧寒冷。”

后来无剑再也没主动找过真武。

7(前方高撩,非有cp者勿看。)

圣火令常常跟无剑同枕而眠,原因是他会打呼,别人受不住。这点无剑肯定是不信的。

而事实上,他真的会。

无剑有点崩溃地捂着耳,虽然那声音不大,但是圣火令在他背后,嘴就好像贴着他的耳朵,他能感到热气打在他后颈上。

实在忍不住的无剑刚想一拳打过去,却被拽住手腕拉入怀中。圣火令微迷着眼,那双异色眸子在微弱的月光下却是那么好看,无剑一时间沉浸在他的眼瞳里。

而圣火令只是前倾身子,在无剑额上亲了一下

“这么久你都没向我要晚安吻。睡吧,我的小花猫。”

拼出玉萧啦——
日常用画掉粉(x)
玉萧那么好看……一本正经地在剧情里想教我吹箫(?)

糖。
现paro/慎
无剑♂

1.

玉萧是位音乐教师,
如他的名字一样,他很喜欢笛萧类的乐器。

2.

无剑是他的一位学生,其实是无剑父亲出国前委托玉萧父亲让他们收下的。

3.

无剑觉得玉萧脾气很怪,但是声音很好听。
玉萧常常故意无视无剑,但是无剑还是喜欢他。

他,无剑,暗恋着玉萧。

4.

玉萧很少吃东西,他父亲黄老邪不在家时,无剑跟他只能一起饿着。

直到无剑低血糖快犯了的时候,玉萧才告诉他,其实家里有米,但他不会做。

于是就变成了无剑照顾玉萧。

5.

玉萧家后院有许多桃花树,有一棵挂着秋千。

玉萧常常坐在那秋千上吹奏着萧,无剑不敢打扰他,只好躲在桃花树后面看他。

6.

玉萧喜欢吃甜食这事无剑很惊讶,

于是第二天玉萧家多了许多草莓蛋糕。

但玉萧对草莓过敏,无剑再一次被玉萧关在了门外。

7.

某天玉萧的一位女学生向他表白了,大概是第一次恋爱的少女,低着头盯着衣服上的纽扣,又小声有结巴地吐出了句:“老师,我喜欢你!”

真是……你以为是日漫吗。

看在眼里的无剑有点不满,他拉着玉萧跑了。

8.

玉萧竟然没推开他,也没用萧敲他头。

硬是让无剑把他从走廊拉到了对面街的一家甜品店里。

9.

无剑刚喘完气,玉萧就准备走了。

他一急,又拉住了玉萧的手。把他带到座位上,又点了俩份抹茶慕斯。

“家里有吃的。” 玉萧只是当他饿了。

10.

无剑摇了摇头,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张乐谱递给玉萧。

玉萧接过乐谱只是瞄了一眼,就愣住了

“这……什么意思。”

“就是我写的情歌,给你的。”无剑用勺子挖了块慕斯递到玉萧嘴边

“玉萧?”

咀嚼着嘴里的慕斯“嗯?”

“我爱你。”


「你x梦间集」一人心

无剑all(男性设定)
这个无剑有点撩
含/孤剑/紫薇软剑/冰魄银针/归一剑/圣火令


1.

无剑并不会处理头发,他自己都是随意用发绳捆了几圈就松松垮垮地顺在一边。但此时他正小心翼翼地为孤剑梳发。孤剑的长发很顺直,一点缠结都没有,无剑轻轻握了几缕发丝在手中不解问道:“明明很柔顺了,为何不直接散着?””

“麻烦,还是扎起来吧。”他捧着茶缓缓道

无剑撇撇嘴,之前孤剑不也是一直散着长发舞剑,今日突然变了变,真是让人难以猜透。无剑伸过手挽着几束长发,发丝夹在指缝中,他低头在发末轻吻了下。铜镜里的孤剑合着眼,无剑自当他没看见,便继续帮他梳理。

殊不知刚刚他那个小动作时,孤剑睁了下眼。

2.

这天无剑来后山帮越女采花,却突然被一物砸中了脑袋。他抬头,看到紫薇软剑正坐在梧桐巨树上望着他。无剑见怪不怪地将掉在地上的果子扔了回去,紫薇软剑只是侧身躲开。无剑眼一眨想到了什么,嘴边带了一抹不明的笑。

“下来吧,我有几句话你一定想听。”无剑道

“我又为何信你?”紫薇软剑道,却还是从树上跳下。无剑上前在紫薇软剑耳旁说了几句话,紫薇软剑脸上竟露出难色,一时间没了动作。

无剑朗声笑道:“那只是上句,下句还请自己参透。”随后将一束花递过去,转身走了,留着紫薇软剑一人在后山。

紫薇软剑低头盯着那束花,念叨着:“只愿君心似我心……真是,那便如你随愿。”

只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。

3.

「原著梗出没」

无剑问冰魄银针为什么只亲近拂尘,而冰魄没有思考立马答道:“因为拂尘师兄是我唯一可信的人。”

无剑虽好奇缘故,但并不准备问下去,他对古墓派的往事多少了解几分。他提起画笔又画了起来,冰魄刚准备凑过去看就被无剑用袖子挡住,便不服气地别开头。

“冰魄,这饭是我做的,怎么也得留点钱财。”无剑笑嘻嘻道。

而冰魄只是翻了个白眼,他们哪有什么随身钱财。无剑见状,轻咳一声道:“既然如此,以生相许又如何,留在这吧,别回古墓了。”

只是冰魄脸色一变,抬手几根银针直抵在无剑脑门上,无剑却毫无动作。良久那几根银针落在地上,冰魄银针被无剑抵在木桌上吻了额头。

“……你若是离开我,我定要把你扎成蜂窝。”

4.

归一剑常被无剑说成木头愣子,这话若是全真教任何一个人听了肯定都得动怒。归一剑天资聪慧,乃天下少有的良剑,怎能有这一说?前俩点无剑是认同的,他倒也觉得归一是个天才,倒是性情方面也太过木讷了。

某日归一坐在屋檐下擦拭着剑,无剑就透过旁边的窗子去玩弄他的辫子。归一一开始没什么,直到无剑把什么东西插在他发中他才拽住了无剑作恶的手:“阁下这是作甚……”

他晃了晃头,几朵带着枝叶的花从发中滑落。他捡起一朵,不解地问无剑:“这是何花?”

“栀子花。”无剑答

“何意?”他再问

无剑没答,又捡起了一朵栀子花递到归一面前:“香吗?”

归一剑点了头,栀子花的香并不浓郁,却是有种清凉的感觉。无剑将花别到归一耳后:“香就对了,鲜花赠美人。”

归一被他这一说弄得不知所措:“净说胡话!”

无剑摇头叹了口气,念叨了声“真是一木头愣子”,便关上了窗。

「栀子花语:一生的守候(真的很香,江南地带的夏天常能看见。)」

5.

无剑带着圣火令去人市的庙会,这是波斯圣使从来没有见过的场面。人山人海灯火通明,二人几乎是被人流推着走的。

随后他们来到桥头,坐上了小船,一位妇女在船头边划桨边高唱着民谣。他们喝着茶,圣火令不时转头望了望两边街上的繁华。

“唉,这公子不像本土人啊,不过长得真俊。”坐在他们旁边的一位姑娘笑道,她递来了几个枇杷,圣火令到了谢以后收下了。

无剑则是在一旁打趣他,见圣火令被枇杷酸得皱眉的样子更是笑得合不起嘴。圣火令倒没生气,舔了下唇直接吻上了无剑。旁边的姑娘忙用扇子遮着脸,却还是发出了些轻笑。而她抱着的孩童却好奇地看着俩人。

“这枇杷真是,甜啊……”无剑推开了圣火,咬牙切齿地笑道。圣火眨了眨眼当没事似的继续转头望着街上。

(无差……?撩王遇上撩王,结局总是难以猜测)

——

棒球运动员x咖啡店服务生

迟来的七夕贺图 ,其实加拿大时间来算还没过(bu)

现代paro君子剑

梦间集吐槽君:
“我喜欢上了学姐的弟弟怎么办!在线等挺急的!”
[图片] ​​​

无剑x孤剑

无剑是♂

不是车

「邦信」宝物

意义不明的一篇

德古拉邦x白龙(西方龙)信
原著向(传说向)德古拉设定
恶友组 be 慎入
我德古拉今天就要日遍所有韩信。

德古拉是那位吸血鬼的昵称并不是原名,德古拉的意思翻译成中文是“龙的儿子”……



-

龙血的味道是很特殊的,甘甜却也非常的腥,刘邦埋在韩信的肩上,本来暗红的眼眸被龙血刺激成了腥红。韩信只是在獠牙刚刺入的时候闷哼了声。

他们的关系很奇妙,残忍的吸血鬼与隐藏在山谷中的巨龙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挚友。就像韩信好奇城里是怎么样的,刘邦就跟他讲他残忍的恶趣味。他也邀请韩信与他一起折磨人类,只是韩信没有答应。

他不喜欢鲜血,刘邦也不想让韩信沾上鲜血,那么好看的白色鳞片可不能染上其他颜色。

德古拉在监狱的时候,白龙就变得像蜥蜴大小爬在墙壁上陪他聊天。有时韩信也坐在城里最高的地方看德古拉处刑人。

刘邦对韩信有了依赖,甚至不想让他回龙谷。跟着刘邦享尽奢华的韩信早已没有了龙性,可以说他们是互相依赖。

记得有一天,刘邦满身酒气地回到了住所,韩信将他扶到床上,被他一把揽住。

血与酒的味道从刘邦的口腔传出

“伊丽莎白那个蠢女人,竟然真的觉得鲜血会使她保持年轻?”

“我的白龙,你可是我最珍贵的宝物。”

“你的鳞片,比外面的月光要纯洁的多。”

韩信擦拭着刘邦的身子,耐着性子听他说胡话,嘴角却一直上扬着。殊不知吸血鬼根本不会醉,那一双暗红的眼眸始终是明亮的。

我的白龙,你身上为何会有那群老鼠的味道。

杀了三万多人的德古拉伯爵终于被范海辛所消灭。那天韩信坐在龙谷的悬崖边上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。

“怎么了,白龙?”

听到熟悉的声音他猛然回了头,看清来人后满眼失望。

“你还认为他会活着来见你吗,韩信。”

范海辛坐到了韩信身边,将一枚红宝石胸针递给了韩信。韩信认得那个,那是他从龙洞里面找到的最好看的宝石。


-

点个赞就跑 不回复 你是不是想引起我的注意啊。


「邦信」逐梦

又烂又长还矫情狗血的一篇
fate设定
(看过fate 这里可以无视 直接看文)
·韩信的样子参考逐梦之影
·英灵大部分是已经死去的英雄。
·御主就是master的意思
·圣杯能完成人的心愿,并不能完成英灵的,但是不少英灵并不知情
·令咒,让英灵绝对服从的指令。
·补魔,侍从和御主通过身体补充魔力(你猜我会不会开车)
·圣杯战争,七位御主与七位从者,只能有一名御主得到圣杯,他要献上所有从者的灵魂,

day1

刘邦召唤出了他的第一位五星英灵。

那是个年轻而又俊美的Lancer,有着红宝石一样耀眼的长发,是个很有礼貌的英灵,刘邦挺喜欢他的。

『lancer韩信参上,多多关照,master。』

韩信对他说的第一句话


day2

『侍从关系?嗯,如果您这么想的话。』

礼貌仅仅是刘邦对韩信的第一印象,因为第二天刘邦就给了韩信一个新的定义——高傲

因为韩信虽然有着对master的忠诚,但绝对不是一个甘愿做奴的人。他很优秀,完成任务后不会奢求任何的夸奖与奖励,平常也十分安静。

刘邦开始觉得这位英灵先生不是那么的简单。


day3

刘邦开始了解关于韩信的事,当然是在书籍与网络上查询,毕竟英灵并不喜欢被提起死前的事。

他知道了韩信生前是位不可思议的将军,不管是兵法上还是战场上,看完了韩信的一些战绩,刘邦心里对韩信有了点小小的崇拜。

翻到死因时,刘邦握着鼠标的手顿了顿,但还是继续往下看。不巧的是,网页突然卡了。

算了,不看也没什么事

day4

喜欢的东西

『……忘记了。』

这样啊,刘邦假装思考着然后从身后拿出一盒绿豆酥递给韩信。韩信接过绿豆酥,不明所以地看了眼刘邦,在他的注视下拆开包装吃了一块。

好吃吗?

『嗯。』

day5

讨厌的东西

『没有。』

怎么会没有,你不用瞒着我的

韩信只是低下头看来还是不准备说出答案,刘邦也不追问了一屁股坐到韩信旁边。

day7

还在睡梦中的刘邦被韩信叫醒,韩信正在扎头发,看到刘邦醒了,歪头道

『御主,请快准备。』

你散发的样子真好看

刘邦笑了,因为他看到那位平常脸上没表情的将军脸红了。

day9

韩信与刘邦的羁绊越来越深,即使刘邦还是感觉他一直隐瞒着什么,但韩信对他的态度明显好了不少。

『圣杯吗?可有可无的。』

『如果御主想的话,我会帮您得到。』

刘邦有点后悔跟韩信聊这种话题,他怎么就忘记了这位将军大人是个死板。

day10

一次战争中韩信被打成了重伤

回来!会消失的!

『……』

他没有停下,那怪物的血量也消逝了不少。刘邦在旁边急了眼,握着手对韩信使出了道令咒。

day11

重伤的韩信跟刘邦回到基地时,他看到刘邦又使了道令咒让他恢复得更快。

『令咒不是这样用的。』

我知道。

刘邦翻遍了韩信全身发现已经没有什么伤了才停手,他发现韩信刚刚被他触碰的时候在抖。

day12

韩信,你应该知道怎么补充魔力。

『不需要。』

刘邦突然将韩信压在身下,韩信皱了皱眉没挣扎。韩信清楚,刚刚那一战他真的丧失了不少魔力,现在就算身体恢复,魔力不够还是不能继续战斗的。

但那种方式,实在太让人感到羞耻了。

day13
(给你们留个车位 以后找个好日子写)

day14

韩信是什么人,一个无喜无厌的无趣人。刘邦心里清楚,所以第二天看到韩信还是那样丝毫没有避讳,也理所当然了。

反正吃亏的不是他。


day15

圣杯战争,真正的开始了。

刘邦带着韩信去了雪山,俩人打着采集魔法石的目的滑雪,

day16

第一位侍从出局,刘邦和韩信没有出现。

他们在城市里悠闲地购物。

day17

『就算您一直逃避,也会有人主动来寻找我们。』

韩信吃掉了一块绿豆酥,转过头看向心不在焉的刘邦。刘邦其实在想,韩信还能陪在他身边多久,或许他并不想要这圣杯。

韩信啊,今天月色,挺美的。

他抬头对韩信说


day18

剩下的只有刘邦和韩信,以及已经战胜五人的御主与他的从者。

『不论如何,我会与您战到最后。』

我也是,我的将军。


day19

他们被发现了,圣杯也出现了。

刘邦盯着对面那凶残的英灵,却丝毫没有害怕。韩信已经拔出了他的长枪,他护在刘邦身前,这场面在韩信的记忆中曾经出现过一次。

『来吧。』


day20

那一战,最后没有赢家。

因为刘邦在混战中,对韩信使用了最后一枚令咒。

毁掉圣杯

还在与那英灵纠缠的韩信顿时脱了战,冲向了圣杯。即使那御主与他的英灵迅速地想阻拦韩信,但是韩信移动的速度他们却已经追不上。

圣杯被他一枪刺碎。

气急的御主拔出了他腰间的手枪对准了刘邦,而刘邦并没有发现。

当韩信提醒他的时候,那枚子弹已经穿过了他的胸腔。

『!』



day23

刘邦醒了,他发现韩信穿着那日他们一起买的卫衣靠着他的手臂睡着了。刘邦无奈地笑笑,他没有动,将军估计很累了。

这时房门被打开,进来的是一位医生打扮的人,不,应该说是英灵。

他身上的魔力并不强大,但很特殊。

“caster扁鹊,这家医院主人的侍从。”

那英灵看到刘邦的警惕,先自我介绍了。然后看到了熟睡的韩信,放下药品,看了眼刘邦就出去了。

day24

第二天刘邦就出院了,毕竟是扁鹊用魔力治疗的。

他感觉韩信变得不一样了,会笑,偶尔会跟他聊很久,这样真好,刘邦想着。



day30

韩信回到了英灵之界

day31

刘邦一直在找他

-选自刘邦的日记


“我最崇拜的魔法师是我的养父,刘邦。
他在四十岁那年进入了英灵之界,并且带出了一位英灵,他是第一位做到的魔法师。”

刘备说完,走下了台。